点解爱情

老同学的故事 有些人再也见不到了

这两个人是初中时的同学,都快五十了,曾经的青春少年,如今不知不觉,白发已经悄悄地漫到了鬓边,岁月催人老……

俩人一个叫陈科其,一个叫王德礼。

陈科其是个话剧导演兼职编剧,创作过不少的话剧,演出后,也拿到过一些奖。有的人觉得他的确有才,有的人背地里却暗暗地说他不配。

他原先住在那个大院里,大家知道他的工作和成绩,不过话里话外的不是很好听,有句话说:“树大招风”,外界的那些目光里所包含的内容相当复杂,尊敬也罢,嫉妒也罢,都让他很不舒服。

陈科其脾气不好,不愿意将就,到了现在,他只想图个清静,因此他从原本的地方搬到了城南,这里地方是偏僻了不少,但好歹没有那些闲言碎语了。

这里地处郊区,顶多算是个中等的住宅区,住在这里的人看着都挺朴实,最让他安心的是,这里没有谁认识他。他一直想写一部关于中老年生活的话剧,这样早早晚晚与邻居们平等地接触,以便积累素材,其实挺好的。

他想不到的是,能在这里遇到老同学。

搬到这里以后,陈科其每天早晨都会早早地起来出门散步,一周前的一个早晨,大概六点多钟的样子,在小花园窄窄的石径上,他和老同学王德礼蓦然地碰面了。

陈科其当时正一个人思考着什么问题呢,走得很慢,当他感觉到对面走来一个人时,出于礼貌,避让到石径的边沿上,他突然听到那个人说了一句:

“请问,你是陈科其吗?”

他本能地有些惊愕,很久没有听见有人直呼“陈科其”了,而且在自己的名字的后面,没有加上“老师”“先生”之类的称呼。

他连忙说:“我是。你是……”

对方脸上露出很开心的笑容,那人亲切地一拍他的肩膀,说:“我是王德礼,你中学的同学,咱们还曾经当过同桌呢,你不认识我了?”

陈科其的确没有太大印象了,不过出于礼貌,他还是和气地说:“嗯。时间是有点久了,之前的同学很多不联系了。不过,你说你是王德礼,我倒是越看越像了。”

老同学相认,分外亲切,他二人找了个紫藤花架下的长椅上坐下来,王德礼好奇地攀谈起来。

“老陈,你退休了吗?”

“还没有呢,不过不用去单位了,你呢?”

“退了,当了一辈子的车间工人,该歇口气了。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呢?”

“抄抄写写吧。”

“那挺好的,不像我,就是个干苦力的。现在退休了。一月也有几千元的退休金,够用了。”

聊了一会儿,王德礼突然感慨地说:“老陈,你记不记得?上学的那时候我的作文比你写得好,我还喜欢写诗,站在讲台上念给大家听,大家都鼓掌,可热烈了!”

老陈这时候才回忆起来,的确是,上学那会儿,王德礼的确文笔很好,只不过……

王德礼初中毕业后,没有继续自己的求学梦想,他随父母去了外地,后来又进了工厂当起了工人,这一干就是几十年。

后来,老王的儿子长大了,在老家这里买了房子,他才跟着儿子一起回来生活了,也算是落叶归根吧。

回忆起曾经的过往,老陈的记忆越来越清晰,曾经那个意气风华的文学少年,如今却老了,对比自己老王的确显得老,他额头上也有很深的几条皱纹。不经意间,老陈看到了他的那双手,指头又粗又壮,上面覆着一层老茧,岁月真的不饶人啊!

他们相谈甚欢,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。王德礼起身准备离开,“我该去买菜了,要不老伴又该埋怨了。”老同学依依不舍地互相告别,他们约定明天早晨一起散步,一起聊天。

第二天,老陈如约而至,老王却没有来。

第三天、第四天……他都没有出现。

一个月很快地过去了。

这一个月呀,老陈的心里总是空落落的。

他的创作暂时搁置了。

老陈的老伴儿去世好几年了,他一直一个人住,儿女们想把他接过去,但是他总是以创作为理由推脱,曾经,他的确觉得一个人挺清净,不想给儿女们添麻烦。

和老王的约定再也没有兑现,后来有一天,他偶然听说,老王突发心梗,去世了。

这天,老陈一个人在花园散步。已经快秋天了,早晚的风凉意渐浓。陈科其又走到了小花园的紫藤花架下,现在的紫藤早已经凋零了。

一个小时过去了。陈科其就那样孤零零地坐着,他抬头看看紫藤,再看看高高的天空,天上有几朵云飘着,他沉沉地咳嗽了几下,从兜里掏出一盒烟,抽了一根又一根……

声明:本媒体部分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